【www.wfmzgg.com--原创文章】

夜如期而至,就如同敲击键盘的声音总是在这时响起般,两者相互交融,彼此缠绵。外面冰冷的空气使玻璃窗上附着均匀的水幕,用手指轻轻划过,凉凉的感觉让我将最后一丝困意也消融殆尽。



电脑风扇那极其微弱的转动声音,将屋子渲染的更加安静,当然这是在不打字的情况下。手提电脑的音质实在不入耳,但在这样的时候,听一些伴随80 后这些大孩子们一起长大的歌还是不错的。声音不要开的很大,你要细细的去听,听见了心跳,听见了过往太多的欢笑。



马上接近年底了,这一年里我写了不到40 多万字,带来的收益也就那 20 万字。甚至有几个月是分文钱都没有拿到的,所以我没有买心爱的玩具飞机,更没有买自己喜欢的山地车。好在单位的效益还可以让我勉强过活。时常会想,如今一个人的生活就如此邋遢,那么将来怎么去做一个好老公,好爸爸呢。我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学会了自我催眠法,就是想到头疼的事情就困,我老妈说这是没心没肺大法,总之我已经大成了。



表哥家的宝宝已经六个多月了,好玩的不得了。我在想要是我有一个这么好玩的小孩该多好,除了不换纸尿裤和不哄她睡觉外,我愿意和她一起玩,一起吃,一起发呆看着天。

前些天大姨来长春,情报资源的匮乏,导致我没来得及收拾屋子,结果又一次的用我的脏乱差来衬托了对门表哥家的真善美。但是你们知道嘛我这还是不错的,说道这里我想给大家隆重的介绍一位隐士,水塔。好吧,我们言归正传,我是在发什么牢骚。



水塔是和我做一样行当的人,都是出现在深夜里的男人。只是他约稿的人多,收入也要比我多。但他要抽20 元的香烟,每晚按一包来算。他要喝咖啡豆现磨的细咖啡,按每杯 10 元来算,他还要穿那些法国和英格兰人才喜欢的粗布衣裳,按 1000 元一件来算,我确定我比他富有。



水塔大我两岁,却有更多的时候像是我大他两岁。他在沈阳,偶尔会跑到长春,我在长春,却从未跑到沈阳去过。水塔之所以跑来长春是因为他的女友,在这面读书。每次来的时候都拽着我去,我索性本着蹭饭至上的原则,尽量的为他们俩推荐长春的名店名菜。但是也有好多事情让我为之苦恼,有那么一段时间,水塔和我说,他最近接的稿子太多,每晚不能写文字给他的女友了,叫我帮忙代笔几天。看在他以前帮我介绍任务的情分上我还是上了他的信箱,并且开始了所谓代笔。先是看了他们彼此来往的几封邮件,真有让我撞墙的冲动。之所以撞墙是因为写的太好了,像是将文字赋予了生命,将手指加持了状态般。有很短的随笔,有抒情的散文,有浪漫的小诗,原来水塔这个如此邋遢的男人,竟然也有这样细心的一面。我应付了三天后,他女朋友还是发现了,我不知道是怎么漏了底出来,但我打死也不能承认的。水塔打电话过来说,我的文字还好,就是缺少了感情。所以他女朋友读起来味道变了,第三封邮件时便找到了最大的破绽,一个错字也没有。



今天闲着无聊,我偷偷的登上了水塔的邮件,我不是想窥探别人的隐私,我只想看看那细腻的感情是什么样,起码用文字是该如何表达。但我看到确是女孩发给水塔的三个字,“对不起。”水塔没有回复邮件,我打通他的电话后,他说他们分开了。我本想安慰几句,但是水塔却率先的和我开起了玩笑,说论坛里以及杂志上那么多看他文字的女孩,不知道下一个出现在他生命里的人会是什么样子。挂掉电话后,我收到水塔给我的短信,上面这样写着:“陈思,我知道你是在给杂志写短小说,那么麻烦你把我的故事也写下来吧。”



我欣然允诺,在我看来水塔的故事会是一个让我感兴趣也是让读者感兴趣的题材。

我和水塔通了三次电话后,开始起稿他的故事,在这之前我问他为什么不是自己来写?他说,故事里的人是写不出好故事来的。



水塔是工科出身,他与他的女友是高中同学。好吧,试着穿越时光,我们回到水塔的高中。



那年冬天好冷,水塔第一次在学校的热水房碰见了这个女孩,两个人还没有来的急彼此多看一秒钟,结冰的地面让水塔将暖瓶扔向对方,从此空空的暖瓶却带给了那个女孩如沸水般的热情。两个人慢慢的熟路起来,水塔学习不好,女孩担负起了为他辅导的角色。那个年代里,貌似男生和女生在一起久了就以为着两个人恋爱了。所以水塔有一次在送女孩回寝室的路上轻轻的问了一句,做我女朋友吧。那个女孩想了一会说,“好吧。”



水塔说他当时冲了过去想抱着女孩亲一下,但是女孩没有同意。



日子依旧这般过着,女孩仍在督促着水塔的学习,水塔的成绩依旧那么烂。情人节到了,水塔为此准备了好久,想送给女孩一个意外的惊喜。女孩那天收到了来自许多不同追求者的礼物,有贵重的,有精致的,但唯独水塔的礼物迟迟不到。上课铃声响了,女孩传了一张纸条给水塔,上面这样写着:“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女孩从来不会在上课时传纸条给水塔,因为她坐在第一张桌子,更因为女孩的舅妈就是他们的班主任老师。



在女孩有些生气,有些失望的时候,老师进来了,今天是月考发放成绩的时候,以往女孩都是很在意这一天的,她想知道自己的成绩有没有提升,有没有落后。但女孩今天却显得格外失落,直到她似乎听到一个人名字时,紧接着全班哗然以及老师鼓掌的声音。是的,水塔竟然出人意外的是全班的第一名,而她则依旧是第三名。这一刻,水塔的纸条传了回来,上面写着:“这就是我给你的礼物”



水塔就像一匹带翅膀的黑马,从天而降。女孩曾经把水塔看成是她要辅导的人,但现在水塔毅然的站在她的前面,让她很受打击。晚上当水塔等着她给自己辅导功课时,只等到了一句话:“你比我厉害,不用我再辅导你什么了。”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水塔有些慌乱了,在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水塔写了平生第一封信给这个女孩。上面只是写着这样的一句话,水塔说:“既然我不需要你辅导了,那么从明天起我开始辅导你吧,除非有一天你也不需要我了。”



水塔幸福的日子再一次被他延长了,他曾想过,只要生命不息,就让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下去。就像每天升起的太阳,只要还有日落,就意味着还有下一次的日出。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水塔和女孩依旧那样安静的停留在教室里,由于女孩的舅妈是班主任,他们平时不敢有过多的来往。可有一天,水塔突然吻了女孩,因为还有一个星期就要高考了,他们明天就要离校回家了。也许是这个原因吧,女孩并没有怪他,水塔至今还记得,那突然的一吻后,女孩明显也是欢喜的。离别那天水塔帮着女孩收拾行李,女孩本想推脱,但水塔死活不肯。女孩只好依他,因为他看见自己的舅妈轻轻的点了点头,并且转身去其他同学的寝室了。水塔在女孩那么多行李中要了一件东西,女孩默默的点头,然后留下了青涩的眼泪。多年后,水塔还保留着这支钢笔,这支当年陪伴他和她一起渡过两年相互辅导的钢笔。



水塔说他们俩当初本应该是报同一所大学的,但是女孩想报更好的大学,女孩想去北京读书。女孩说知道自己今年也许会考不上,但是她已经做好了复读的准备。水塔就这样揣着忐忑的心情参加了高考,当发榜那天,水塔不知道自己该欢笑还是该沮丧。女孩超常发挥下,加上少数民族的原因加了几分,结果去了北京读书。自己则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情参加高考,因为他想好了要留下来和女孩一起复读,在宽阔的操场上,在干净的食堂里,在安静的教室中,水塔都不舍得留下女孩一个人孤单的背影。老师们都说水塔的成绩比模拟考时差了好多,只是考上了一所普通的本科学院。水塔的父母很失望,已经着手办理他复习的手续了。女孩在次日打来电话安慰水塔,水塔听到女孩的声音后显得格外开心,一下变得斗志昂扬起来,两个人约好了明年七月北京见。



宽阔的操场上,干净的食堂里,安静的教室中,虽然没有女孩孤单的身影,却有着水塔时而思考,时而忧伤,时而微笑的面容。



秋天叶子飘落,水塔将他们拾起来放到了信封中邮给北京的女孩,女孩说她做了书签。冬天雪花飞舞间,水塔用手机照下来发给北京的女孩,女孩笑着说寝室们的姐妹说他长得不帅。春天水塔邮一张成绩单给女孩,上面写着夏天的时候我就去找你。女孩说:“加油”。



夏天到了,水塔变得更加忙碌起来,甚至没有时间去写信给女孩。女孩也似是怕打扰他最后的冲刺,也没有写信给水塔。这一年水塔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那所大学,水塔想给女孩一个惊喜,竟按耐住了知晓她的冲动,一个人偷偷的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由于高考刚结束,学校还没有接新生的队伍。但是水塔依旧顽强的通过两块钱一份的地图,赶往那个他梦寐已久的地方,并不是因为那里的繁华,只是因为她在那里。这之前女孩曾打来电话问水塔的成绩,水塔说:“今年不行,要不明年吧,明年一定可以的”。



女孩沉默了一会说:“并不一定非要来北京,要是成绩可以去其它的好学校,也可以的,复习久了会耽误将来的发展。”水塔在电话这面显得很坚决,女孩只好又鼓励了他几句。



看着眼前的学校,水塔和所有刚来这里的学生一样,为它的雄伟,为它的美丽所震慑了。当他打听了半天找到女孩上课的教室时他显得有些累,因为学校真的好大啊,比他们的高中大了几十倍。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教室还是空的,他找到靠后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许是有些累了,他就这样睡着了,显得是那么恬静,那么自然。当他被身边说话声吵醒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揉了揉眼睛,向教室的四角看去,结果没有发现女孩的身影。他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就问了身边的人,结果那人告诉他女孩有好几天没来上课了,据说是去那旅游了。水塔有些生气,他想虽然上了大学,但是女孩怎么能不好好上课呢。但他依旧不舍得打电话去责备女孩,只是发了一个短息问女孩:“今天北京的天气好吗?你在干嘛?”



女孩很快就回复了,女孩说:“北京的天气很好,我在教室里上课,一会再聊,你要好好努力学习。”



女孩虽然自己不学习了,但是依旧还关心着自己学习。水塔这样想着,心里多少有些安慰。所以他就更加的坚定了信心,一定要给女孩一个意外的惊喜,像是当年那个情人节考试成绩一样。



接连三天水塔都没有在教室看见女孩,也是在这三天中他发现来上课的学生并不固定,有时是十几个人,有时是二十几个人,有时会更多。



这天水塔依旧来到这个教室,他显得很熟悉,坐在角落里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今天来的人很多,水塔数了一下有五十多人。好多都是没有见过的生面孔,在水塔正好奇间,他发现了前边几排的位置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女孩的背影,那一瞬间,传递了给他太多的讯息。女孩似乎瘦了些,女孩的头发不是当初的模样了,染了淡淡地颜色,但无疑显得更加漂亮了。水塔缓缓的站起来,但是他突然发现上课的时候不方便过去找她,就又坐了回去。等待的时间中,他只能看着女孩的背影,一秒都不舍得离开。终于下课了,在水塔兴奋的站起来的同时,水塔看见了那个背景身后多了一只宽大的手。而此时女孩也测过脸来在身边的那个又高又帅得男生脸上亲了下,两个人开心的向门口走去。



教室里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水塔一个人孤单的站在那里,他心里似是有许多苦楚,但却不知道该和谁去诉说。他心里有许多委屈,也不知道有谁能理解。最后水塔想,来了北京为什么只是看了她的背影。不,也是看了一眼她的侧脸,只是那一幕让他倍感难受。



很快开学了,新生们都到校了,女孩发短信给水塔问他是复习了吗?水塔想了好久回复说:“没有,我觉得北京的大学并不如何好,也许是我错了,不应该执着于北京的大学,所以我去了另一所大学读书。”



女孩显得很开心,打电话过去和他说说大学的生活很多姿多彩,叫他积极的参加各种社团之类的,还说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只是最后一句女孩突然说,要是大学碰见优秀的女孩,不妨追求下,毕竟我们俩不在一所大学了,在一起的可能很小。



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好在北京的大学很大,水塔除了在寝室玩游戏外就是去图书馆看书,从没有碰见过女孩。期间两个人也偶尔发了几次短信,通了几次电话后,水塔彻底的死心了。他想其实不怪女孩,他如今才知道大学的生活不再是高中那么单一了,接触的东西多,人也是会受到影响而改变的。这一年来自己不也是旷过几次课么?一次是同学过生日,一次是自己生病了,还有一次是在图书馆里远远的看见她了,他没办法走过去而不被她发现,所以水塔被迫又旷课一次。



好在同学聚会上女孩很少参加,水塔才敢放心的来。同学问他在哪上学,他就说自己在南方的一所大学读书。水塔其实之所以敢来参加同学聚会,是因为自己知道女孩肯定是不会来的,因为女孩和他的男朋友在一起,两个人在校园里无论是吃饭还是学习都是在一起的,比他们读高中那时和他在一起时要亲密的多,也要开心的多。



时间总是很快,来北京的第二年水塔也恋爱了。但是后来两个人因为种种原因还是分开了,水塔的女朋友受不了水塔总是神神秘秘的,事实上水塔也确实是这样。在后来水塔就没有再尝试过感情,因为他忘不了那个女孩,所以放不下的太多。既然这样,水塔就有意无意间关注着女孩,在女孩大三的时候,他发现女孩有段时间总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走在校园的长廊上。水塔在想那个男生跑哪去了呢?几天后水塔想自己是不是该站出去了,因为他知道那个男生毕业离开学校了。只是水塔又想到自己站出去干嘛?因为再有一年女孩也是要毕业离开的,与其让女孩对自己的出现不知所措,对现有的爱情忍痛割舍,还不如一只的安静注视她。默默的分享着她的一切,包括快乐与悲伤。



女孩要离开学校了,显得有几分不舍,心情也不怎么好。所以水塔打电话给女孩说自己要来北京玩,到时顺便来看她,女孩有些意外,有些惊喜。就这样水塔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在女孩的陪伴下一起走在他们共同的校园里,走过女孩和当初那个男孩一起走过的长廊,去了女孩当初和那个男孩一起常去的湖边,甚至吃饭也在水塔强烈的建议下去了女孩当初和那个男孩一起去的食堂。水塔和女孩聊着这些年的彼此的生活,女孩说她恋爱了,只是没有说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水塔说他也恋爱了,只是后来分了。女孩笑着说会找到更好的,水塔想了想没有回答什么。水塔走的那天女孩执意要去车站送他,他死活不同意。心里想你往那送我啊,送我回后面的寝室楼吗?最后水塔开了一个玩笑说:“你要是舍不得我走,就让我抱一下吧。不用你送,太麻烦了。”女孩听后笑着上前给了水塔一个深深的拥抱,那一瞬间水塔险些流出泪来,他想三年了,终于和女孩一起走过了长廊,去了图书馆,一起吃了食堂的饭,也在这个校园中拥抱着彼此。在水塔看来,当年的约定女孩虽然没有做到,但是他做到了。



女孩离开了,后来水塔听说女孩来长春读研了。在次年水塔也离开了,工作单位也在东北。只是水塔不知道是来找我玩,还是来看那个女孩。后来水塔和女孩相爱了,可能是沉淀太久的感情一旦爆发的威力太过迅猛,两个人的像是失散多年的夫妻,彼此相互恩爱。有一次水塔带着那个女孩来找我吃饭,女孩和我说:“陈思你说他是不是神了,我们分开四年,他对我还是那么了解。”我那时笑着和她说:“也许你们并未真的分开呢。”



不知道是不是女孩从我替水塔写的那几封邮件中看出了什么端倪,女孩后来去沈阳看水塔时,帮他收拾屋子时有无意见发现了水塔的求职简历,结果我想女孩在那一刻发现的不止是求职简历这么简单,还发现了太多,太多。



所以女孩走了,留给水塔的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假如女孩你能看到 请发邮件给我


查看更多原创文章相关内容,请点击原创文章

2022 格格美文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18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