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wfmzgg.com--原创诗歌】

  文/夏沫枫

  曾几何时,你说,爱情就像风筝那样,摆脱不了细线的纠缠,那样又怎么能幸福呢?

  曾几何时,我说,爱情就像细线那样,搁置不下风筝的柔情,那样又怎能不幸福呢?

  也许,风筝是细线一生的归宿,对细线来说,它牵挂着风筝,它是幸福的。

  或许,天空是风筝毕生的追求,对风筝来说,它厌烦着细线,它是愚蠢的。

  断了线的风筝,又怎能高飞呢?你沉默不语,你只是轻轻地依偎在我的怀里;我笑而不言,我以为,你听到了我的心跳,其实,你还是没有读懂我心跳的节奏;我以为,你闻到了我对你眷恋的味道,其实,你还是没有留意过扑过鼻香的气息。你还是不愿把我放在心上,哪怕你把我搁在你内心最黑暗的角落,我也愿在那为你撑起一片天,我相信,有我的地方,你的心里不会有阴霾。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总是感叹命运的作弄“不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或许,你只愿醉卧尘寰,不愿醒来,因为你追求所谓“对的人”;因为你没有勇气面对所谓“错的人”;因为你始终不懂,幸福其实就在眼前——那个总在你背后默默付出的人。

  今夜微凉,我辗转难眠,独倚轩窗,月色早已爬上窗台,散透了我的心。我抬头仰望天穹,月色多美,多柔情,却又是多么的朦胧。

  我用力闭上眼睛,想象这是新西兰小镇特卡波的夜空,静谧而璀璨,抬头仰望夜空,繁星点点,银河和大团星座清晰可见,你我手拉手,躺在草地上,将幸福的目光抛向星空。可是,我却捉摸不到你的脸,当我梦醒的时候,早已潸然泪下。

  风儿轻轻掠过,我仿佛看见了你的身影,却看不到你对我微笑,我傻傻地追寻你的影子,才发现,那只是随风而飘的落叶演的一场戏,只怪,我入戏太深。

  落叶随风而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就像你我当初那样,你总爱沉默,你说,我总能心如止水,其实,我早已冷如寒冰。

  在远方的时候,总是想你到泪流。你怕孤单,我知道你需要一个人来牵起你的手;你怕黑夜,我知道你需要一个人来点亮天的黑;你怕流泪,我知道你需要一个人来借你依靠。今生今世,我却不是你需要的那个人。

  我曾想,我若化成琴,你是否会用你的纤指拨动琴弦,于指缝间演奏出我一生对你的痴情。

  我曾想,我若化成曲,你是否会用你的舞步诠释曲调,于尘世间演绎出我一生对你的爱恋。

  时光的匆匆,年华的蹉跎,我错了,错在不该回忆我对你的深情,回忆是条错误的线索,只会让我对你魂牵梦萦,而我,却不曾后悔。

  风雨过后,我的心依然在等待,若说,今生的等待能换得下辈子的你我牵手走入殿堂,我不愿让红尘打破我那尘封已久的心,我愿封锁我的心房,一直等待下去,即使,风雨无情的宣泄,我也不会打伞,没有你,打不打伞,今生,我的心都是湿的。

  我是你生命里如抹茶般淡雅的插画,瞧,画上的晚霞染醉了半边的天穹,你是否也沉醉于其中?

  我只想,你若化成风,我幻化成蝶,那样,我便能与你紧紧地缠绕,你的气息便能贯穿我的生命,直到天荒地老,直到海枯石烂,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那时,我的眼眸不再模糊……


查看更多原创诗歌相关内容,请点击原创诗歌

2022 格格美文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18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