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wfmzgg.com--经典美文】

  朦胧中被电锯声音吵醒,乡间忙碌的清晨,除了几声卖豆腐的吆喝声,仍旧是那么沉寂。揉揉困倦的双眼,望着窗外灰暗的天空,才知到:起早了,昨晚看了四个小时的自习,有点累。也好,打开电脑,把昨晚上想到的整理出来。

  父亲一定早已下地了。

  又到了那个时候。每周都会有一个晚上看着学生们自习。小臂拄在桌子上,静静地若有所思。就这么呆呆的做着,呆呆地看着教室后面的板报。几缕夕阳透过窗棂钻进教室,温暖的照在墙上,还是看不清板报的内容,知道天黑了。抬起身,打开灯管,无意中外面已是漆黑一片。一切都是那么的静,静得似乎让人有点害怕,仿佛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一样。远处阑珊的灯火愈演愈烈,萦绕耳畔是不断的嗡嗡嘤嘤声。那种在我看来好似天籁之音的东西,不绝于耳,使得我头都快炸了。忽的天旋地转,坐下来,猛地甩几下头,看着匆忙书写的孩子们,梦魇似的终于回到现实。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嘎吱嘎吱声,不甚悦耳。仔细听来,好熟悉的,是放犁杖的爬犁架子划过地面的痕迹。原来听不得这声音,就如同听见有人拿着铁条在挠玻璃,心碎欲脱口而出的感觉。眼下好多了,也许是离得远的缘故。是耕种的人收工了,不知我父是否已端坐在热气腾腾的饭桌前。

  每每那个时候,总是强迫自己想些什么。想些什么呢?想歌词中所谓的远方的人儿,她一定不会从走出来,从蓝蓝的夜,蓝蓝的梦中,都是些捕风捉影的蠢事而已。想想当初求学时的安逸,不作为?业已成为过去,一些苦涩的回忆,事已至此,又有何用。幻想今后的功名利禄?俨如空中楼阁一般。思前想后,也只有百里之遥的父母似乎才是我胡思乱想永恒的主题。

  昨晚去时,就见得几位老农开着小车从地里回来,那时候便想起父母。但估计那个时候母亲会在做饭,而父亲未必能回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提醒了我,父亲可能也回来了。

  人有的时候真的很有意思。思念亲人或朋友的时候,总会想此时此刻他们在做什么?而且必须是和当事人在同一时刻。(现在可以视频好多了)

  父亲此时在干啥呢?也许随着嘎吱嘎吱声正进院子在卸犁杖;还是已然进得屋里,用热气腾腾的清水洗去满身的尘土与疲惫;没准已经和母亲孤独的围坐在桌前,正狼吞虎咽的吃着大葱蘸大酱。此时此刻的我在做什么呢?没有坐在电脑前玩那些幼稚的游戏;没有坐在电视机前看那些缠绵悱恻的肥皂剧;更没有推杯换盏,烂醉如泥。只是在夜幕来临之时思念远方的父母,也许他们茶余饭后的闲谈我也会掺杂在内,大概会吧,估计一定会的。

  不知什么时候,起风了。白天肆虐的沙尘暴吹得人睁不开眼睛,现在趁人们吃晚饭的功夫,也在调养着生息,这不,又来了。

  每年春季的夜晚,都会提心吊胆。担心家中的大棚是否会被掀开,尽管父亲弄得很结实。记得有一次,父亲不在家,那天夜里风很大。我和母亲弄好这边,那边又开了,没办法,只好把草绳用水浸泡,然后在大棚上缠了一道又一道然后用手紧紧的拽着草绳,能做的也就仅限于此了。我们母子就在绝望无助中一边拽着,一边暗自祈求风快些退去。无知的风窜进大棚,弄得此起彼伏后,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掀开了大棚布,在夜风中沙沙作响。那天夜里有六七家的大棚布被吹得无影无踪,价值百元的塑料布也许算不得什么,只是人们摄于大自然的淫威。今日不用担心了,家中的水田地在去年就在父亲的叹息声中改成了旱田。可不知怎的,仍忘不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走在茫茫的夜色中,冷飕飕的,裹紧了衣衫。

  父亲大概早已酣然入睡,打开的电视机里一阵阵的传出歌声,笑声,炮声,直至满眼的雪花……


查看更多经典美文相关内容,请点击经典美文

2022 格格美文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18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