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那些事儿

2011-10-30 

来源:经典美文 

【www.wfmzgg.com--经典美文】

  当春光还未将人照得“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当春风还未使人“东风吹得人憔悴,只把课桌当床睡”,我们已在懵懂中让美妙春景渐渐逝去。虽然说长沙的气候很怪,几乎没有春天,似乎是刷的一下一夜之间就寒风逝、冰雪离,变到了炎热的夏季了,昨天还穿着厚厚的棉袄,今日便是短装夹克了。当归根到底,我总认为是我们忽视了春天。

那些花儿那些事儿  好喜欢周末的惬意,慵懒地躺在床上,借窗帘遮住外面召唤人起床的刺眼阳光,静静地拉着被子的一角,听《春雨里洗过的太阳》,乐器击打出来的春雷声、春雨声节奏明快,淅淅沥沥的淋透着全身的毛孔,将思维带入春日里的那些花儿和那些事儿。

  不知何时发现自己头脑里记住的尽是一些春日里的事儿,于是,我的回忆便是满眼春色了。

  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一生的记忆?我不知道!从睡梦中醒来,看到你充满泪痕的脸,除了你的脸,我已经忘记了所有,前生早已是园区的一撇。看到一本小说上说每个孩子在三岁以前都有凡人看不到摸不着的千眼,三岁以前的孩子不能用语言完整的描述和表达一件事,因为他们还记得前生的事,知道他们把前生的一切都忘了,千眼消失了,他们才算真正开始这一生。如果这是真实的话(我总爱这样傻傻的想),三岁以后,我们远离了千眼,三岁以后,我们找不到了前生的记忆,上辈子如果有梦,该怎么实现?前世今生只被一个三字隔离,这是不是一个梦?梦中美丽的谎言?

  我站在交叉路口徘徊,一根长长的:竹竿“,把我赶向所谓的天堂。听奶奶说,我小时候是不爱去上学的,每天都被妈妈拿着竹鞭子赶着去,赶一步走一步,一定让他们操了很多心吧,只有每学期捧回来的奖状让妈妈稍稍有些安慰。记得那时候最爱说的话就是“我不要读书,我要去赚大钱,我可以帮忙做事!”那时候真的好幼稚,却……快乐着……

  童年的我是好动的。犹记得我的母校——洞阳小学,坐落于一个小山坡上,前前后后是不需要人工栽培的花草树木,没有马路、没有车辆,外面像鸟儿般自由。上课了,我们是一群追求知识的小小圣斗士:下课了,我们又像一群没人管的野孩子:上天微笑了,我们会在外操场扎把戏、去山上采果子,到后草坪捉蟋蟀、翻跟头……上天哭泣了,我们还可以打着雨伞,穿上齐膝的套鞋,在被水淹没的内操场玩捉鱼游戏。

  如今的母校已经的一片废墟,我9岁的那年春天,我们从山上采来一大捧一大捧的野花,放在校园内的各个角落,祭奠已故的母校,我们在三项评分的大黑板上写了很多很多留恋、不舍、伤心的文字。曾经几次去看过几次,字还在,那里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或许是因为我们太自由,所以她不得不在这个现实的世界消失,大人们期盼我们被关进严格的老屋学校(现在已经变成工业园实验小学了吧),“享受”被困在牢笼里的待遇。

  犹记得童年的伙伴们,犹记得与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一起成长的那段岁月,似流水一般滑过去了。曾经大家一起翻栏杆、爬天桥、攀岩壁,真惊险!大家一起赴琳谭涯、挖野菜、弄野炊,真刺激!大家一起爬九龙山、探古墓、摘映山红,真快活!大家一起躲猫猫、跳皮筋、踢“房子”,真开心!

  现在大家都各自天南地北了,他们还记得我吗?不知为何,一个个笑脸一下子在我脑海里蹦出来,越来越清晰:婷婷、嘉嘉、丹丹、威子、院子、苏娜、叶子、灿麦、浩子……我的回忆已经充满了大脑,曾经在一起的那段快乐日子,或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吧,但我总认为我们的故事都发生在春天,不然怎么会那么美呢?

  在高中的日子似乎是感性的,总不知道明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总想着跑,跑得快了,时间便过去了,可是不知为何还想跑。心灵常常面临松弛,按《书房花木深》中来说,这是一个享受的特征,可是自己并不觉得是在享受。山高了,水深了,有时竟会找不到自己了。

  高中第一年我自恃有“臭皮蛋之歌”的坚强后盾,于是疯狂的无视一切,渴望做真正的自己,却总会失去些什么,于是又尝试着改变。如果一切已经过去,我还记得你们——叶子、皮皮、百灵、杰克,还有伤疤。

  曾经在一个梦里,我问:“你叫什么?”他答:“Scar……”Scar?我苦笑。我不喜欢伤疤,那是一种心灵的痛苦,超越了所有身体表面的疼痛,majic和witchcraft都不能解决所有人心灵的创伤。渐渐地Scar远去了,在地上留下了一串串印着“伤疤”的脚印。我笑了,看来我的确不喜欢伤疤……

  初中的青涩果子我不能摘,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高中的果子依旧青涩,捧起来毫无重量,我已经忘了祈祷,直接将它拿起又放下,一切云淡风轻,到最后对那一句句精心琢磨出来的文字竟没有了一丝心动的感觉,对那种种左东右西只是一笑而过,直接丢给身后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对得起别人,因为我已经无从选择。如果没有开始,哪里会有结束,结束了就不要再开始了吧。

  那一段为高考拼命的日子,我永远也忘不了敏敏发言的时候说的“少年自有少年狂,藐昆仑,笑吕梁,十年磨剑,今日试锋芒。烈火再炼一百日,化莫邪,断金刚!”还有那春季里教室里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虫子,“我本不想杀生,是你们逼得我走投无路,亲爱的你好好儿走,我还要慢慢忍受煎熬”,我常常边打虫子边这样念叨着,它明明知道我很忙,为何还要倾其所有插我一针?那么多同路人你都不放过,难道你的幸福就是——让饱受精神之苦的学子,再忍受身心的折磨?尽管很难熬,但我仍记得那是春天,现在一切都过去了,结果也出来了,毕竟奋斗过,我不想再大谈后悔。

  突然觉得自己如此幸福,因为我有那些花儿般的事儿,不管曾经如何开心的笑或者默默的叹息流泪,现在都是可以回忆的过去。有过去,真好!春天是不该忽视的,它更值得细细品味。


查看更多经典美文相关内容,请点击经典美文

2022 格格美文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18252号